联系我们
15216654061
客服QQ:
3046239429
邮箱:
guanyu_fanyi@126.com
留学咨询 Consulting
*姓名
*手机
*主题
*咨询内容
*验证码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行业新闻
托莱多翻译学校的发展 添加时间:2018-12-18

 

冠宇长沙翻译公司

在雷蒙多大主教去世后的几十年里,托莱多的翻译活动虽然一直持续到下个世纪,但已大大减少,并与阿尔方索的翻译学校重叠。据了解,至少有一位翻译,Hermannus Alemannus,曾在两所学校工作过;他在第二阶段翻译了《旧约》。这一过渡时期是从阿拉伯语直接翻译成白话文的时期。
Mark of Toledo,西班牙医生,托莱多的教规,翻译了一部和各种医学著作[18],如Hunayn的《利伯伊萨格》,《希波克拉底》;Hunayn Ibn Ishaq的四个版本的加伦的论文:德-塔图-普苏斯,德-功利-普苏斯,他自己的成员,德-图布斯。他还翻译了Hunayn Ibn Ishaq和Tegni Galieni,一系列穆斯林宗教论文,日期为1213年,以及一篇希腊的生物学论文。
Alfred of Sareshel(,又称阿尔菲托斯、瓦尔弗雷德、Sarawel、Sarchel、Alphredus Philosophus、Alphredus Anglicus等)是一位英国翻译家和哲学家,大约在12世纪末居住在西班牙。他翻译了伪亚里士多德的《植物论》,以及关于炼金术的部分《Avicennae Mineralia》。
John of Toledo在返回英国并被任命为红衣主教之前,曾在学校学习医学著作。后来他去了罗马,在那里他成了教皇的私人医生。据信,他已将一些关于实用医学的论文翻译成拉丁文。
Hermannus Alemannus于1240-1256年间在托莱多工作。虽然在1258年至66年期间为曼弗雷德(那不勒斯)效力,他还是回到西班牙,在那里他成为了卡斯蒂利亚王国的归化公民。他翻译了大部分亚里士多德的修辞,中间穿插了部分阿维罗斯和阿尔法拉比的评论和简短的片段,亚里士多德的《神曲》,《诗学》的中期评论,完成了对亚里士多德的修辞的口头评论,将希伯来文中的诗篇翻译成了卡斯蒂利亚文,并将阿拉伯文翻译成了卡斯蒂利亚文,这是被称为最高道德规范的缩影。